浙江桐庐战“疫”记:“惊心动魄”的30个小时

中国新闻网||浙江各地


杭州桐庐。 桐庐防疫指挥部 供图


桐庐县委常委、人武部政委许康波在抗疫一线指挥。 桐庐防疫指挥部 供图

  中新网浙江新闻4月9日电(严格 郭其钰)“那一天一夜30个小时,可以说是终身难忘”。当下,浙江抗击疫情取得阶段性胜利,回顾战“疫”的此前一个阶段,该省桐庐县委书记方毅还是难忘两个月前的那一天。

  那一天是2月2日,当时除武汉明确提出“封城”外,全国其他地区尚未进行出行管控,只是倡导居民尽量减少外出。

  武汉千里之外的浙江杭州桐庐县,也在一月底二月初迎来了大考时刻。

  桐庐是“中国快递之乡”,医疗器械行业也发达,春节前正是人员大规模返乡时候,疫情感染风险较大。当地第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月10日发病,直到1月27号才正式确诊。

  “当时这个病例的溯源和密切接触者排查很难,因为十几天内她的活动范围很广,自己也不记得具体行程。”桐庐县副县长陈伟琴说,彼时桐庐整体疫情形势蔓延快、溯源难、变数大、管控难,相关疾控专家也认为桐庐情况最复杂。“所以我们最大的压力是不知道所做的管控工作是否足够,还有没有漏洞。”

  从首例病例确诊,该县连续多日都有病例发现,且大部分确诊病例分布在当地城南街道。2月2日晚,桐庐县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召开紧急会议,对整个病例情况进行分析梳理,会议一直开到次日凌晨3点,决定打一场“城南保卫战”。

  彼时城南街道加部分凤川街道,90平方公里区域实行出行管控,涉及10万余人。当时规定每户家庭每三天由一人出门买一些生活必需品,其他人员一律不进不出。

  这场“城南保卫战”把相关区域划成306个网格、十个片区,其中十个片区就是十大“战区”,分别由十位县领导任“战区司令”。同时有1000余名机关干部和本地志愿者,对涉及的每个社区每个村进行全面管控。

  那一天,根据桐庐方面的记录:2月3日凌晨3点开完会,早上杭州市副市长陈卫强来桐庐指导疫情防控工作;下午2点,省市疾控专家前来分析研究出报告;晚上6点,召开疫情防控指挥部会议兼县委常委会,确定整个管控措施和管控范围,报杭州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备案。

  与此同时,桐庐县委组织部紧急集结1000余名机关干部,晚上10点到达各点位,当晚12点准时上岗。

  据桐庐县委办介绍,当时因为担心引起恐慌,管控措施严格保密。当晚8点通知相关县领导来开会时,他们完全不知道要干什么。这时候“战区司令”开始“恶补”自己要做什么工作,管控是怎样的流程。

  但进入状态之快,亦是桐庐“铁军”的本色。此前的四通八达,是城南街道的优势,可如今,却成了疫情防控的重大挑战。

  “既要牢牢守住街道里每个村(社区)‘小门’,也要守住出入城南街道的‘大门’。”桐庐县委常委、副县长周海静是该县疫情防控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和后勤保障组、卡口检查组的双组长,他几乎跑遍了城南街道所有交通交界,并一线指挥公安、交警、交通等部门设置交通管制卡口,同时为保障物资运输,开通“不熄火、不下车”30秒通行应急通道。

  桐庐县委常委、人武部政委许康波则是十大“战区司令”之一。“当时一个小时之内,大家一下子就进入状态,跟打仗一样,马上赶赴战场。下达命令和领受任务,提出问题和统一思想……现场的‘战士们’语速虽快、步伐虽急,但一切都在紧而有序的战斗氛围中推进,确保了按时按点占领‘预设阵地’”

  许康波回忆,当时压力最大的是无物管小区的出行管控,有人要出门照顾90多岁母亲,有人要送孩子出国读书,有人要去医院看病……许康波说,千家万户有千家万户的事情,很多时候都需要在规定和人情之间、责任和服务之间反复比较和衡量。

  在他的“战区”里,作战指挥部、作战小组、作战堡垒、政治动员、全民参战……这些原本只会出现在战场上的词汇,成为彼时党员干部和志愿者们的“口头禅”。

  “我们的战区化管理就是实行1个指挥部加4个作战工作部协同指挥。”许康波介绍,动员部全面动员各方力量,全面摸排各小区住户疫情信息。后勤部全力保障作战小组各类需求,统筹办理各小区志愿者提交的居民特需服务或共享服务。

  “在前期工作过程中,我们对居民的需求信息进行了汇总,发现很多市民都有应急快递、配药等方面的需求,如果只依靠电话沟通或直接找志愿者求助既不方便也不安全,因此我们考虑发挥数据平台作用,研发一个专门的服务小程序。”许康波介绍,结对其负责的下杭社区开展疫情防控工作的桐庐县科技局,牵头研发战“疫”服务一点通小程序起到了很大作用。

  一位居民需要到桐庐旧县街道接母亲去横村看病配药,正愁不知道如何操作,看到小程序上线后,马上上报了需求。值守该小区的志愿者收到信息后,立即帮助其多方协调办好通行证,确保其难题及时解决。

  在这样的严管与厚爱中,14天的“城南保卫战”后,桐庐疫情形势明显好转,2月17日后再无新增病例。

  “那时候真的像打仗一样。”桐庐县委常委、纪委书记、“城南保卫战”总协调张启成告诉记者,在桐庐整个战“疫”过程中,从1月份的“遭遇战”到“城南保卫战”再到最后的“大决战”,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决策压力,如今回过头来看,县委对整体节奏把握是精准的。

  在这场全民“战争”中,除了压力,也有太多感动。

  从天而降的饼干、巧克力、口罩,被无人机投递给在执勤点的交警;18天不重样,桐庐张咏超、邵惠仙夫妻每晚准时给志愿者送爱心夜宵;许康波迅速创作了一首慷慨激昂的抗疫歌曲《坚持就是胜利》:“纵有泰山压顶险,我们坚持在最黑暗的长夜,我们坚持在曙光来临之前,我们相拥在最后胜利的那一天……”

  “大决战”后的复工也并非易事,特别是桐庐外贸占比近四分之一,压力不言而喻。

  该县为此专门召开了战疫情促发展暨奋进2020大会,提出六大攻坚战,其中包括快递回归攻坚战,要实现“快递人之乡”向“快递产业之乡”的跨越转变,在会上明确时间表、路线图、责任书。

  “这次疫情是对基层治理的大考,”方毅认为,党的领导作用在此次战“疫”中体现得淋漓尽致,平时积累的党群关系、干群关系、政企关系在关键时刻成为一种宝贵财富,成为桐庐在大考中能够过关、能够有所作为的一个基础。

  桐庐县长齐力表示,越是在疫情这样重大紧急情况发生时期,依法行政的意识和措施越是至关重要。他解释,尽管时间紧急,当地还是请专家来做评估建议,然后报杭州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备案,发正式指挥部通告,保证措施的合理性和科学性。

  同样,疫情这场大考也折射出了基层治理短板。齐力以该县公共卫生应急预案举例说,当真正发生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时候,才发现此前的预案太过笼统,实际落地性不强。

  为此,桐庐提出多项“工程”补齐短板,其中第一项就是“公共卫生工程”,具体包括提升流行病学调查水平、疫情检测水平、防疫水平等,破解部分短板对整个应急体系的制约。

  “在这次疫情中我们付出了代价,也在代价中积累了经验。我们希望痛定思痛,把这些经验和教训体现在预案中,哪怕只是记录下来,也许下一次拿出来就可以直接上战场。”方毅说。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