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都市网 老百姓的网
相册
汽车
博客
论坛
红娘
邮箱
通行证
新闻
首页
新闻热线: zj_news@zj.com
新 华 社: 0571-87055213
中 新 社: 0571-88325088
编 辑 部: 0571-88228477
浙江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:浙江都市网 > 新闻中心 > 社会 > 正文
白领女子组织俱乐部专门在楼顶露营

来源:上海青年报 发布日期:2007-07-23 08:05:40 进入论坛
 

  中新浙江网7月23日电 偏不好好睡觉,在都市房顶上支一顶帐篷,披星戴月地睡一晚,第二天清早再速降下楼。这不好好睡觉者是一群女生,二十七八的年纪,白天是白领,晚上却像一只灵动的夜猫。她们以都市躲避者的身份来到了这里,向这座城市展现她们的行为艺术,而在许多不可理喻的目光中,欢愉地戴着脚镣跳舞。记者日前走进了这样一个女子都市露营俱乐部,这里汇集了上海所有的女子都市露营者。头儿叫猫雨,嘟嘟和Elaine是这里的元老。

  本报记者郦亮

  ●新闻背景

  目前上海经常进行房顶露营的女孩子约有七八个,她们全部集中在猫雨的俱乐部里。帐篷、防潮垫、睡袋、头灯是她们的必备之物。她们已经习惯于俯视这座城市,她们超脱了城市的喧闹和嘈杂,去寻觅心中的一方净土。这是七八个女孩子与一座城市的故事。当城市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她们的时候,她们也看到了城市鲜为人知的另一面。距离让两者产生了对峙,在对峙之中又逐渐相互理解。猫雨说,之所以人数会这么少,一方面是因为世俗的偏见,一方面则是因为可供露营的房顶太少。

  酒吧顶上的“躲避者”

  猫雨点了一支烟,打火机的火光照红了她半边脸,黝黑的皮肤让她显得有点粗犷,她的眼睛有点暗淡,甚至是玩世不恭的。在某路一家酒吧的二楼露天平台上,猫雨的身后,ACME的帐篷已经支起,防潮垫之上铺着KELTY的睡袋。今晚,猫雨就决心在这星空下睡一晚,当夜风将星星撵走,迎来太阳的时候,她也就醒了。陪着她的还有嘟嘟和Elaine,3个像夜猫一样灵动的女孩子。

  她们是攀岩上来的。酒吧与平台之间有一堵攀岩墙,就是将石头嵌在水泥里,手脚可以借一点力的那种。这还是猫雨当酒吧老板娘的时候建造的。彼时,她一直在同惨淡的业绩作着艰苦的斗争。攀岩墙不是为顾客,而是为她自己建造的,为能到二楼平台露营建造的。

  第一次都市露营的印迹,在猫雨的脑子里只剩下“2005.5.28”这个日期。一旁的嘟嘟说,那天猫雨在自己的酒吧里喝了许多酒,有点醉了。当天酒吧的营业额只有1000多元,这让每月要交3万元房租的她苦楚极了。“她要从攀岩墙爬上去,我们都劝她,但谁也阻止不了,她跌跌撞撞地爬上去,在上面数星星,数着数着就睡着了。”嘟嘟说。

  “你知道,我当时压力有多大吗,我真的要撑不住了。”不当老板娘已经有些日子的猫雨说。她的酒吧是去年黄掉的,这是早已经预见的结局,所以没有眼泪,猫雨离开了酒吧。但是在嘟嘟和Elaine的陪伴下,她还经常故地重游,不为别的,她是一个怀旧者。

  酒吧的门前有一棵樟树,奇特的幽香,让这里一只蚊子也没有。Elaine从帐篷里伸出脑袋来,猫雨在凭栏远眺。“你看到苏州河上的船了吗?我听到船鸣了。”猫雨在Elaine的提醒下,果然看到一条满载着货物的水泥船从远处驶来,船前的水花跳跃着,船顶的烟囱“突突”地冒着烟气。它像一个很威严的将军。

  这个场景,猫雨不知道已经看了多少遍了。每次看,她都会想起小时候被爸爸抱着,趴在苏州河的护栏上看船的情景。这是一段多么无忧无虑的时光啊。在当老板娘的日子里,只要是露天夜营,她都会努力追忆这个场景。自己仿佛一下子从26岁变成了5岁的小姑娘。在猫雨的团队里,很多女孩子最初都是以躲避者的身份爬上这个天台的。都市的压力让她们喘不过气,她们争着回到童年去。

  寻找房顶的舞蹈者

  “喂,你和爸妈说了吗?”酒吧平台角落里一直仰望星空的Elaine,知道猫雨指的是将户外露营告诉爸妈这件事。“他们才不管我呢!”Elaine在上海做IT,她的爸妈在外地,因此保密方面,她有一定的优势,但是她回答猫雨时,她自己清楚,一旦告诉爸妈,他们一定会暴跳如雷,甚至寻到上海来。

  “没办法,老一代人是理解不了我们的。”猫雨显然猜中了Elaine的心思,因为她自己也深陷于不被理解的苦恼,在她的爸妈看来,女孩子大黑夜在房顶上露营,是不成体统的。

  对于女孩子们来说,不可理喻是一种常态。在Elaine的印象中,那个面粉厂的看门老头儿是最讨厌的,因为他总是在自己从老楼速降到一半的时候出现,大吼大叫,每次都让身在半空中的她心惊肉跳一番。当然被骂惯之后,Elaine也就麻木了。“你们说,那个老头儿为什么这么会挑时间?”Elaine问她的同伴。“因为他看上你了呗!”笑声立刻在平台上弥漫开来。

  猫雨她们在各种限制之间穿行,巧妙地达到自己的目的。“我们并不是为了脚镣而来的。”Elaine说:“但是我们一旦遇到了脚镣,戴着它跳舞,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刺激。”

  是猫雨最先洞察到了她们的困境。苦于被“骚扰”的缘故,酒吧新老板的表情已经变得生硬,面粉厂的老楼也来日无多,而她们新看中的房顶又根本无法进入,因为那些房子的主人,本身就是她们“脚镣的一部分”。失去了房顶的都市露营者是可悲的,所以尽快寻找房顶是当务之急。猫雨说,在可以预见的无处可去之后,她们也许会暂时选择到大自然中去野营,“这不是逃避,我们还会回来。”

  废墟之上的行为艺术者

  猫雨差不多就是在她离开酒吧的时候,决定成立自己的女子都市露营俱乐部的。嘟嘟和Elaine同猫雨认识得很早,她们自然也就成了这个俱乐部最老的一批成员。今晚没有星星,很晚了,女孩子们还没有睡意,喝了酒而绯红的脸颊,需要晚风来吹抚。猫雨唱起了周迅的《飘摇》,她最喜欢这首歌了,那迷离的音色,总是引得她的同伴们一起唱。路静着,偶然驶过的汽车里的人们,欣赏着这3个像夜猫一样灵动的女孩,在二楼平台上所进行的行为艺术。

  猫雨的平台,下面铺的是法国红松木。像现在这样燥热的季节,即便不用防潮垫,睡上去也是相当舒服的。猫雨将喝了酒之后睡在上面的情调称为“小资”,因为除了惬意之外,女孩子们不会有其他想法。相比之下,苏州河边的那栋老楼,却是一个野性之地了。如果想换口味,猫雨她们就会来到这里。

  嘟嘟至今也想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会迷上这个地方。这是一栋解放前面粉厂的老楼,不知道什么原因,周围的建筑都拆光了,唯独留下老楼孤零零地立在那里。木质楼梯是完全腐败了,走上去必须有些轻功,此外还必须忍受异响在暗夜中制造的恐怖气氛。嘟嘟随猫雨第一次来这里,她听到野狗在低吟,恰巧一个恐怖电影的摄制组正在此处选取镜头。

  那是一个台风前夜,台风未到,但海水的味道已经钻进了鼻孔。女孩子们又鬼使神差地鱼贯而入。老楼地上的残渣在她们脚下发出尖锐的声响,头灯所照之处,一只蝙蝠“嗖”地跃过头顶逃得无影无踪。在十几米高的楼顶,帐篷已经撑起,帐篷的边角在风中“猎猎”作响,头发被吹得四处逃散,女孩子们开怀畅饮,放肆地笑。明天这里就要迎来一场飓风,而在狂风暴雨中,她们将从房顶速降而下。当猫雨开了一瓶啤酒递过来的时候,嘟嘟突然想弄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———这个前面是苏州河的滚滚波涛,后面是万家灯火的广阔而充满野性的地方。她这才发现自己骨子里有多野。“我们在做什么?如果说行为艺术的话,我想这就是了。”

  “我不太喜欢女孩子白白弱弱,娇娇嫩嫩的感觉。”猫雨吐了一口烟雾,她的双手随意地搭在腿上,顺着升腾的烟雾看去,黝黑脸上她的眼睛其实很美。“也许如果皮肤白一点的话,我就不会这么说了。但是现在,我的确觉得个性就是一种美。”

  ●声音

  为什么不好好回家睡觉?

  新玩法一开始总是难以被理解的。猫雨她们在房顶露营的时候,很多人就驻足观看,就像看一台新奇的演出。“大姑娘家,为什么不好好回家睡觉?”这是猫雨听到的最多的议论。按照老法思想,女孩子起码得找一个有屋顶的房间睡觉。“她们太疯了,真不应该那样。”一个行人说。而就在行人说此话的时候,猫雨正在看着苏州河上的行船,她已经回到了自己的童年中去。

责任编辑:张樱

收藏此页】 【转发给他人】 【复制到剪贴板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
 看过 白领女子组织俱乐部专门在楼顶露营 的人,同时还看过以下新闻
① 凡本网注明"稿件来源:浙江都市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浙江都市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浙江都市网"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② 本网未注明"稿件来源:浙江都市网"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"稿件来源"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"稿件来源:浙江都市网"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浙江都市网联系。
热点回顾

网站简介 | 广告服务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联系我们 | 帮助信息
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 主办